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朝鲜女兵自述:入伍自动绝经,七年服务百位长官,退役后无人愿娶

时间:11-17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93

朝鲜女兵自述:入伍自动绝经,七年服务百位长官,退役后无人愿娶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我叫李素妍,今年28岁,来自朝鲜西北鸭绿江边的慈江道。就如同半岛上流传的“北面出美女,南面出帅哥”传说一样,经常有人夸我长得清秀可人,鹅蛋脸白皙光滑,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,浅浅的酒窝勾人心魄。我原来是朝鲜人民军的一名女通讯兵,而现在,则是一名脱北者......故事还得从很久之前说起。我出生在书香门第,父母都是熙川工业大学的教授。从小我就家教就极其严格,被教育要好好学习,对领袖保持无限忠诚。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成长,我也不负众望,从小学到高中成绩都非常优异。我从小就没有教师家孩子的文静,而是多动活跃,动手能力极强。所以我早就和父母有言在先,等高中毕业后就选择父母执教的熙川工业大学上学,当一个工科女,用自己的双手建设国家。然而世事往往与愿违。由于东欧剧变,苏联解体,经互会一夕崩盘,导致朝鲜的国力一下倒退了几十年,能源紧张,粮食短缺。给我家带来最大的影响就是原本优渥的家境顿时变得贫寒了。父母工作分配来的粮票兑换不到足够的粮食,导致全家每天饥一顿饱一顿,有好几次我饿得趴在课桌上根本无法起身。18岁那年,我记得正是高三,我终于受不了这日复一日的饥饿,向父母和老师要求辍学去参军。他们也都饿得有气无力,没有反对,点点头答应了。在朝鲜,地位最尊崇的是军人,特权最多的是军队。即使当时社会上已经饿殍遍野,但政府仍然将为数不多的社会资源优先向军队倾斜。所以那时候军人是能够勉强不挨饿的,这还是在军队里服役的堂兄告诉我的。当时听他说完我非常意动,迫不及待就想立刻报名服役,他却流露出复杂的神色,厉声呵斥,让我好好学习,断了参军的念头。当时我不明白他反应为何那么大,如果知道的话,宁可饿死我也不会做出这个选择。由于我是高中生,当时属于是高学历,再加上家世清白,所以很容易就通过入伍审核,成为了一名女兵。新兵训练完成后,我被分配在鸭绿江畔的一个边防连当通讯兵。全连120人,只有10名女兵,也就是我所在的通信班。连长叫车震赫,是一个整天笑呵呵的中年人,尤其喜欢来通信班转悠,他的身材在人民普遍瘦弱的年代竟然有些发福,形象像极了课本里脑满肠肥的狗官。参军几个月,由于每顿能吃饱饭,我又恢复了活力。当时我只有18岁,还是小孩子心性,在新的环境里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,处处留心观察。很快就让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我们班有个叫韩尚秀女兵,来自慈江道隔壁的黄海北道。她的情况比我还惨,在入伍之前,她们那边已经有饿死人的现象了。她能够出现在这里是因为,她的祖母咽气前将珍藏几十年的陪嫁首饰拿出来,让她拿去托人走后门参军。韩尚秀是个挺开朗的姑娘,和我关系也不错,可是我最近发现她有些变了,整天恍恍惚惚的,训练时也心不在焉。难道是家里出事了?我又继续观察,发现她经常晚上一个人去连部,往往后半夜才回来。脱衣服睡觉时,我清楚地看到她胸前和大腿上等很多地方都有被撕咬的印记。对于韩尚秀的异常情况,班里的其他女兵都看在眼里,却并没有说什么,给人一种见怪不怪的感觉。我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了,找了个机会单独拦下她,问她是不是被人欺负了。她强笑着说没有,让我不用担心。我哪里信她的话,拉着她就准备去找车震赫连长举报。谁知她听完我的话后猛的一颤,然后低头抽泣。在她的哭诉下,我知道了事情的全貌。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车震赫,他道貌岸然,借着关心下属的名义将韩尚秀走后门参军的事套了出来,然后以此为要挟,强行侵犯了她,不仅如此,他还要求韩尚秀定期到他的住处“侍寝”。韩尚秀还告诉我,通信班的10名女兵,只要稍微有点姿色的,都被车震赫用各种方法侵犯过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难怪其他女兵对韩尚秀经常夜不归宿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。接着,我又想到更可怕的事,我的容貌和身材在班里是数一数二的,如果车震赫打我的主意,我该怎么办呢?一连几天我都心神不宁,洗澡时我会对着镜子欣赏自己青春美好的胴体,一想到丰盈美妙的自己会被车震赫那头肥猪压在身下肆意玩弄,我就恶心得直反胃。在度日如年中,我终于等来了“行刑”的时刻。有天晚上,韩尚秀又一次衣衫不整地回到宿舍,脖子上还隐隐可见掐痕。她走到我面前,说道:“车震赫连上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,他要考核你的日常课程。”晚上十点多谈业务,傻子都知道要干什么。不过我仍然是抱有一丝幻想,既然选择在办公室这种公共场合,说不定真是谈业务呢?事后每每回想起我此时的单纯愚蠢就想钻地缝,选择办公室单纯是因为他怕在宿舍而已。当我匆匆赶到连部敲开连长办公室门时,发现里面除了他还有另外两个男人,一位是指导员全兴载,另一个是军代表金成道。都是能够一言决定我命运的人。他们三个正在闲聊,见我在门口,他们还热情招呼道:“来了?坐,把门带上。”我拘谨地侍立在一旁,他们三人则旁若无人的交头接耳,我隐隐听到“才18岁呢?正是最鲜美可口的年龄”,“就由我们三人给她过成年礼吧”,“第一个我先来”的低语。此时我才后知后觉,不是车震赫在我面前正人君子,而是他懂得“分享”。毫无疑问,我就是即将被分享的玩物。面对俏生生站在那里的我,金成道走上前来,狠狠吸了口气,露出沉醉的神情说道:“你们看她身材饱满,皮肤白皙,真是让人忍不住心情激荡啊。”说完,他再也忍不住了,将我抱起扔在沙发上,我这才明白他说的“第一个” 什么意思。我有心推开呼救,却实在不敢扫了他们三人的面子,只能怯生生呼喊:“金代表,。不要这样,人家以后还要结婚的。”这句“人家以后还要结婚的”,让金成道瞬间抬起头,双目赤红,狞笑道:“今晚我就来帮你未来的夫君尽责。”说完,“滋啦”一声将我的衣扣扯掉,然后大脸就印了上来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